周琴不断接到热心市民打来的询问电话

2020-01-31 12:46

有朋友仔细询问情况后发动身边人转发信息的、有同事了解情况后自发组成搜寻小组参与寻找的,但更多的关怀却来自一些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在丈夫报警之后,周琴急忙在微信朋友圈敲下了一行字:“急!急!急!有谁在新街口大洋百货或附近见过一个孩子,请与孩子家长联系(附电话),已走失2小时,线索亦可。请大家帮忙,谢谢!”随后,她在手机里上传了一张小杰近期的照片,随着文字一起发了出去。

30岁的徐标是美团网的快递员,他上夜班,要一直上到凌晨4点,当晚,他在朋友圈看到这条寻人信息至少有20人在转发,孩子走失区域正好在他工作区域内。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平时都很留心这种孩子走失的信息。当晚,他仔细看了小杰的照片,记住了孩子的长相。

邢继武把孩子带到酒店门口,正准备报警时,骑电动车路过的快递员徐标一眼认出了小杰,“这不是走失的那个孩子嘛!”

在安顿好小杰之后,周琴花了四个小时回复了陌生人给她发来的微信和短信,“我要感谢所有的好心人,那些帮我们转发信息的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儿子失而复得后,周琴难掩内心的激动,“南京,这个城市,真的好暖!”

晚上8点多,看到满头大汗的张涛赶来报案时,南京朝天宫派出所值班警长王磊丢下手里的饭盒,起身迎了上去。

他立即调取事发地附近监控,但没发现孩子身影。孩子到哪里去了?会不会有不测?

徐标当即停了下来,拿出手机,又仔细对照了朋友圈里的寻人信息后确定,这个孩子就是走失的小杰,当即拨打了周琴的手机。

让周琴意外的是,在这条寻人信息发出后的几十分钟里,她的手机接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热心电话和短信。

接通电话后,附近周琴的同事赶了过来,确认身份后,把小杰交给他们,徐标赶着去上班了。

王磊当即把走失孩子的细节线索输入到警情库里的走失人员平台系统,同时向对接工作单位传递寻人信息,并立即通知值班所里的值班民警、警务站及周边派出所的力量,展开大范围搜索,全区近百名警力投入到了寻找孩子的大部队里。

4月20日凌晨1点多了,孩子还没有着落,周琴很沮丧,她不想劳烦太多人,就劝朋友们回家休息。此时,她又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孩子找到了,在一个酒店,你们快点过来!”

晚上6点左右,看到只有丈夫张涛一人拎着快餐盒出现时,周琴懵住了,“小杰人呢?”

4月19日晚,按计划,放学后小杰会到父亲单位等父亲下班,然后一起去买快餐。母亲周琴按约定时间开车去接父子俩回家。但当天却发生了意外。

两个小时过去了,周琴越来越焦虑,“孩子语言表达不太顺畅,无法向周围人寻求帮助”,她担心,时间拖久了,“孩子可能真的回不来了。”

周琴(化名)遇到了她人生最惊险的一幕,儿子小杰在人流密集的南京闹市区走失了。

临近凌晨1点时,在离小杰走失地100米远的新街口酒店, 52岁的保安邢继武正在值夜班,突然听到门响,发现一个人闯进了酒店,朝消防通道跑过去,他追上去发现是个孩子。他问孩子叫什么、爸爸妈妈呢,孩子却不愿和他说话。无奈之下,邢继武决定报警求助。

这期间,周琴不断接到热心市民打来的询问电话,“大家都很关心小杰的安危!”

张涛(化名)原本让孩子在商店门口等他买快餐、转身回来却发现小杰不见了,一开始他并没有着急,以为孩子已经先行回到跟母亲约定碰头的地方了,现在孩子却不在妈妈身边,张涛开始急了,“先去附近找找吧。”

邢继武这才知道,他“逮住”的这个孩子就是已经走失7个小时、让整个南京城都在牵挂的小杰。

夫妻俩赶忙分头行动。两人在小杰走丢的附近转了一大圈,寻遍了超市、小区、快餐店和酒店,但还是没有小杰的身影。

另一头,原本一些已经下班回家的周琴的同事们和小杰同学的家长从家中赶来,一起寻找孩子,三十多人在周边大街小巷里,进行地毯式搜索。

看着微信朋友圈里寻人消息发出后回复的近千条信息,周琴更是感慨万千,她在朋友圈含泪写了近1000字的感谢信,“没有这样的劫难,我永远不会如此深刻地感受这人世间最温柔绵密、含而不露的友情与大爱。我们将终生受益,并立志要把这份大爱传递开去!千言万语汇成一句:众生有情,万相有爱!”

她不知道的是,她微信里的那则寻人消息正在被不断复制、转发,以她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扩散,在很多人的手机里被刷屏,成了当天晚高峰时段里最让南京人牵挂的“新闻头条”。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