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项降本增效措施的有效运用

2020-02-02 08:3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后采访了龙居环保所马所长,马所长表示,该所接管负责对三维丰海进行日常监察后,对该企业很重视,几乎在该企业正常生产时每天都会前往进行监察。目前该企业因为环境污染问题正停产整顿,“我们要求企业停产整顿到7月底”。

钟文保介绍说:“前年和去年该企业因为私自排污被多次举报,我们按照程序进行了处罚,其中一次要求它停产整改并罚款20万元。去年3月份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接到三维丰海化工污染环境的举报,他们的工作人员到现场走访督查并取了水样,后来具体的处理结果没对我们告知。”

“连续多年来,都会被环保监管部门处罚并要求停产整治一段时间,可处罚过后一恢复生产,这家三维丰海就又开始排污了。”二十里店村的冯师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称,有人过来检查,这农药厂就停产,走了就又开工,好像玩猫捉老鼠游戏一样。二十里店还有村民代表怀疑称:这家企业以前有夜间偷排污水到盐湖的行为。

由于近年来煤化工产业产能严重过剩,阳煤化工近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年报数据显示,阳煤化工2014年净利润为-3036万元,营收199亿元,同比下滑27.66%。营收净利润纷纷下滑的同时,阳煤化工当时负债率达82.06%,此外,其短期应付债券高达11亿元,同比增长5498.10%。

而对这一情况,运城市盐湖区环境保护局办公室张主任则在采访中提到,该企业曾对周边农作物受损的村民进行过补偿,而连续多年不断被举报,可能是因为当初部分村民认为补偿没有到位而为。

这位专家认为,“一杯纯净水在经过滤芯过滤完后,滤芯上仍然会有残留物遗留,更何况是化工厂生产后遗留下的污水。三维丰海化工在生产中肯定是要有残渣排放出来的,蒸发后残留的残渣是有剧毒的,属于危险固废(固态、半固垃圾),唯一的方法就是焚烧,但必须要交给有资质的单位进行处置。”

而通过网络搜索“三维丰海”,《每日经济新闻》发现,多年来有不少当地村民投诉该工厂,而《城市建设》杂志所办“中国城市建设网”还曾派出记者进行调查,其中提到“厂区周围土地已经完全被污染”,不过该新闻目前已仅剩“百度快照”可查阅,点击原文链接后“无法显示”。

记者来到运城市盐湖区环境保护局,该局办公室张主任一听记者来意,即脱口而出:怎么又是三维丰海的啊?这企业连续多年被举报污染,年年对该企业有查处,常被要求停产整治。对于这家企业的举报一直就是偷排化工废水等问题,但多年来没有其他新的投诉举报方向。

不过,阳煤化工披露的2015年报显示,2015年,阳煤化工将实现扭亏为盈作为全年的重点工作,多项降本增效措施的有效运用,使公司实现了2015年度的扭亏为盈。

在企业门前,也记者隐约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而进入厂区后,气味有所增加。

运城市环保部门一位负责人就此告诉记者,目前三维丰海化工有限公司的mvr系统技改项目并没有通过当地环保部门的验收,目前擅自生产已属违规,会进行查处。

据张主任介绍,前几年该企业的确存在过设暗管偷排化工废水的情况,也给周边的村民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农作物损失严重。后期该企业对周边农作物受损的村民进行了补偿,并按照环保部门的要求对企业进行了停产整改,后期也整改到位了。

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出mvr系统技术环评手续是否完善时,侯新民又解释道:“我们之前用的是mbr(膜生物反应器式污水处理)处理污水,现在只是在原来的技术上改进而已,并且mvr系统处理目前正在测试检修,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

运城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钟文保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三维丰海化工的确是存在污染问题,连续多年每年都接到举报该企业污染的投诉。所以从市环保局到盐湖区环保局对该企业都非常重视,逢环保检查必到该企业。

6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前往运城市盐湖区环保局就三维丰海相关情况进行采访,该局陈姓副局长及办公室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记者上次调查采访后,该环保局里对三维丰海所在片区的日常环境监察工作进行了重新调整划分,三维丰海原由解州环保所负责,现调整后由刚成立的龙居环保所负责。

三维丰海化工有限公司还出示了该企业的“环评报告书”和《危险废物委托处理合同书》,在仔细查阅过这份合同后,环保专家表示,污泥的产生量与危废合同所写数据相差较大,“环评报告书上mvr产生的污泥量一年是9.6吨,而该企业危险固废委托合同上所填写的是0.2吨(活性污泥),这中间多出的9.4吨固废去哪了?”

2014年4月以来,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二十里店的村民们不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着一家企业的污染情况——山西三维丰海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维丰海”)。

数月过去,截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稿时,仍未有收到运城市盐湖区环保局对此的任何反馈信息。

在采访中,对于周边百姓连续多年的投诉,候新民曾称,村民都是“眼红”企业发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向钟文保询问该企业环评手续是否完善,钟文保表示,运城市环境保护局只负责查处专项举报,企业的环评信息和日常监管都在运城市盐湖区环保局,建议到该局了解详细监管情况。

工商资料显示,三维丰海成立于2003年7月31日,注册资本1.08亿元,主营农药生产、销售。控股股东中包括山西阳煤丰喜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阳煤)。而资料显示,山西阳煤股东为山西阳煤化工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而后者母公司即为此前的“st阳化”,现阳煤化工。

阳煤化工回应“三维丰海环保隐患”:子公司太多暂不清楚 将进行查实

针对三维丰海这一环保隐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阳煤化工证券事务部。阳煤化工董秘杨印生表示,阳煤化工子公司(孙公司)比较多,对于三维丰海相关情况不是特别了解,待核实了解后再给予具体的回复。但是请相信阳煤化工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如果子公司(孙公司)查实存在严重污染的情况。“我们会严格要求该公司按照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要求整改到位,该停产整治的按要求停产整治,并会对该公司强化环保方面的投入,环保问题是大家都关心的的问题,作为负责任的上市公司我们对此很重视,也欢迎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朋友监督。”杨印生称。

三维丰海公司总经理侯新民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三维丰海去年花了上千万元从国外引进了一套最新技术的污水处理系统mvr(二次蒸发器),基本做到零污染零排放。

对于侯新民所说的mvr(二次蒸发处理技术)是否真的能够做到零污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专家,该专家表示,mvr技术虽然是目前国内最先进污水处理技术,但绝对做不到处理后无任何残留物遗留。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接到线索后,数次前往三维丰海所在地进行实地调查,在该企业生产区周边现场看到,附近的盐湖已经干涸,河道土壤中还残留着红色化学水剂。记者与负责该企业片区的解州环保所胡副所长实地探查证实,河道土壤中残留的红色化学水剂为三维丰海化工排出。

对此,三维丰海的工程师解释称,多出的9.4吨是按照全年几个产品的生产量产生的危废来定量的,“目前我们企业也就只生产纯纳,且订单量很少,所以危险固废实际产生量就没有原先估量的那么多。”

运城市环境保护局局长刘景锋则向记者介绍:“这家企业自我上任以来,也多次被投诉举报,我们局一直也很关注这家企业,对于该企业的环保投入和监管在不断加强,同时也在和盐湖区相关部门沟通,考虑对这样在化工园区外的高污染企业搬迁,择时进入化工园区,对企业的长期发展及周边村民都是利好的事情。请相信我们对此很重视,工作也一直在做。也欢迎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对此类高污染企业关注和监督。”

阳煤化工还曾两次遭到股东的减持。去年5月,公司股东中诚信托减持2202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1.5%)。今年1月27日至6月1日,公司股东拉萨香凤股权管理有限公司累计减持公司0.98%的股份,减持后持股比例低于5%。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三维丰海生产的产品主要是农药“毒死蜱”的上游原料,其主要产品三氯乙酰氯和三氯吡啶醇钠的生产都会产生大量的废水,三氯乙酰氯每吨产品产生1吨废水、3吨废酸。一位曾在三维丰海工作过的员工称:“三维丰海每天生产三氯乙酰氯和三氯吡啶醇钠合计废水120吨,但公司的污水装置处理能力只有30吨,有100吨的废水需要通过其他渠道排出。”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农药中间体生产企业,且一直向外界表示其属于基本零污染公司。张主任介绍,该企业在当地连续多年被举报污染,环保部门年年对该企业有查处,常要求其停产整顿。

连续多年被举报排污,三维丰海却一直向外界表示其基本属于零污染公司。而做到零污染的原因,三维丰海公司总经理简单归功于自己的处理设备。

这家当地环保部门口中的老大难企业,也是阳煤化工(600691,sh)的孙公司,而阳煤化工即以前的*st阳化。由于2015年扭亏为盈,今年4月19日,上交所同意撤销对其股票实施的退市风险警示,同时,其股票简称将也发生变更。对三维丰海这一环保隐患,阳煤化工表示子公司较多,暂不清楚具体情况,但将进行查实。

针对环保专家提出严重质疑的“多出的9.4吨固废去哪了”的问题,运城市盐湖区环保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会派专人到企业进行细致的调查。并同时将相关调查结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馈。

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农药中间体生产企业,且一直向外界表示其属于基本零污染公司。但在当地环保单位——运城市盐湖区环境保护局眼中,该企业却是当地多年顽疾。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前往该局了解企业情况时,办公室张主任一听来意即脱口而出:怎么又是三维丰海的啊?张主任介绍,该企业在当地连续多年被举报污染,环保部门年年对该企业有查处,常要求其停产整顿。

对于上述专家的答复,候新民最终承认通过mvr系统处理过的污水,是有少量的残留物排出。由于残留物数量很少,他们都是作为危险固废来妥善处理的,并没有外排。但是侯新民现场并没有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示该企业处理危险固废资质的证明。

除了附近村民的投诉,在当地环保部门口中,这是一家“年年被查处,常被要求停产”的企业。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